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手卡 > 内容详情

大医凌然最新章节_《大医凌然》正文 第659章 怀疑(求月票)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云浮新闻网 -[收藏本文]

    开展新术式是高级别医院都很乐意做的事,也是必须做的事。

    新术式意味着新的仪器和设备,新的项目和资金,新的培训和进修,新的友商和代表……

    开展新术式,可以淘汰老术式,就可以按照新的领导和科室主任认可的研究方向奋进,既能降低老派医生的影响力,又能减少老术式带来的成功率的负担。

    对于病人来说,有新术式用,相对于次新的术式不一定是最好的选择,但是,相对次次次术式来说,还是有获益的,就整体而言,总归是好的,可具体到某一个具体的人的时候,又要另说了。

    总而言之,开展新术式,既是政治正确,也是利益正确,唯一的劣势就是麻烦一点,辛苦一点。不过,在三甲医院工作的医生和领导,对此都不是太在意。

    如东黄区医院,就乐呵呵的派出了两名医生,亲自开车来接凌然,态度积极,说话还好听。

    左慈典和他们打着哈哈,回头对张安民笑道:“要不人家这个区医院是三甲医院呢,咱们云华的区医院,一个个就像是死人似的,腹腔镜都开展多少年了,竟然还闹不清楚,显微手术更是稀巴烂,生怕有病人去他们那里接手的。”

    张安民淡定的道:“八寨乡分院的条件更差。”

    “谁还没见过镇卫生院似的。”左慈典撇撇嘴,对于只是去乡镇分院开过飞刀的张安民很鄙视的样子。

  &nb癫痫病医院sp; 张安民笑笑:“你在卫生院的时候又不做手术,我现在过去开飞刀,一次也要几千块,就怕八寨乡分院的条件不行,付不出来。”

    左慈典气的鼻子都要冒泡了。虽然明知道张安民又穷又累老婆还凶的要死,但是,能飞刀赚钱,本身就很了不起了,那是真的了不起!

    左慈典都想象得到,又穷又累老婆又凶的张安民,很快就会变成不穷只累老婆还凶的张安民,而他左慈典……依旧没有老婆……

    左慈典抹抹眼睛,心道:我也应该学一门绝艺了。

    思忖间,祝同益带来的202斤住院医的电话打了过来:“祝院士的会议快结束了,问凌医生今天去哪里做手术?”

    “哦,今天去东黄区医院的,他们已经派车过来了。”左慈典说话的同时,向跟前的东黄区医院的两名医生点点头,并做口型:祝院士。

    祝院士这两天频繁出现在凌然身边,东黄区医院的医生们一想就知道是谁了,于是也笑着点点头。

    电话另一头,202斤住院医手里拿着矿泉水,一边喝一边笑:“那正好,我们先到六院,然后跟你们一起去东黄区医院好了,路不熟。”

    “哦,好,我问问。”左慈典于是捂着手机下端,对前面的两名东黄区医院的医生笑笑,问:“祝院士说坐你们的车,可以吗?”

    “哦……好,可以……”两名医生互相看看,感觉不太好拒绝。

    左慈典继续打电话了,两名医生小声的广州协佳医院专家——徐赟商量:

    “咱们就一辆gl8,坐不下吧。”

    “让医院再派车?”

    “找主任好了,让医药公司再派辆车。”

    两人也是经常做迎来送往工作的医生,迅速的商量好了,就开始打电话。

    另一端,左慈典的电话放下了,又接了起来。

    这次则是冯志详教授。

    几句话后,左慈典又捂着电话,对两名东黄区医院的医生道:“冯志详教授也过来了,他自己开车来的,刚已经停好了,听我说咱们有车一起走,就说能不能坐你们的车……”

    “当然。”两名小医生哪里好拒绝冯志详教授呢,再说,只是多一个人而已。

    左慈典笑笑,再接上电话,几秒钟后,又放下来,道:“冯志详教授说他提前约了几位教授和主任,问能不能一起走。”

    “可……以。”东黄区医院的两名医生坚定的给予笑容,然后开始狂打电话。

    ……

    东黄区医院。

    普外科的大主任特意请来了管外科的副院长,以示尊重。新术式新项目这种东西,也得有院系一级的领导支持,才好施展开来。

    两名领导提前几分钟到了一楼的昆明癫痫治疗的偏方办公室里坐下,再看看几名小医生搞的欢迎电子屏一切就绪,就安安静静的坐了下来。

    不一会儿,一行四辆车的小车队,就停到了东黄区医院的门口。

    凌然、祝同益、冯志详等人纷纷下车,说说笑笑的向内走。

    副院长一看,脸上顿时现出了笑容:“不错不错,祝同益院士和冯志详主任都来了,哦,李天元主任也来了,这个项目做的好!”

    见到来人,副院长从内心里,已经同意了普外主任的建议。

    总计百万水平的项目,对东黄区医院来说,也不是特别大的数字,能拍摄一组众人亲切交谈的照片,副院长觉得就不算亏。

    他带着大主任,自大厅内迎了出来,立即就握住了冯志详教授的手。

    当然还是京师土著最重要的……

    “欢迎欢迎……”副院长拉着冯志详教授的手,就不愿意放开。

    冯志详只好装模作样的与之交流……

    欢迎活动,很快变成了官方模板,令冯志详和祝同益都脱不开身。

    凌然依旧是自由的,事实上,副院长也不想和凌然拍握手照。凌然的咖位在昌西省内,可以说是比较高了,但在京城里不免有所逊色。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照片本身容易容易产生对比,副院长也不想站到凌医生面前,显的比凌医生老,比凌医广州市番禺区中医院癫痫科怎么样生丑,比凌医生身材差,比凌医生气质差……

    凌然自己倒无所谓,他趁着双方“言谈生还”,溜达溜达着,就进了东黄区医院的急诊科。

    东黄区医院比京华六院略弱,虽有一些重点科室建设的相对较好,但因为是区医院的关系,如急诊科之类的配置,明显较为普通。

    凌然一边打量着,一边在心里琢磨。

    一名东黄区医院的医生,在左慈典的指示下,以更慢的溜达状态,跟在了凌然身后,心道:现在的专家也真是麻烦,越年轻的越麻烦,转悠的时候,还得人跟着……

    正这么想着,凌然就在前方,向他招了招手。

    “凌医生。”小医生快步上前,露出京巴似的笑容。

    “我能接触病人吗?”凌然指指前面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一名患者。

    小医生看过去,就见一名尚在壮年的患者,一只手包裹着白纱布,似乎是来换药的。其伤口似乎还在疼痛,以至于病人紧紧皱眉。

    小医生试探着问:“您认识这位病人?”

    “没有,我怀疑他心梗,想帮他检查一下。”凌然回答的非常实诚。

    小医生登时一呆,旁边正在忙着给其他病人问诊的医生也皱眉看了过来。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