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手卡 > 内容详情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_ 第209章 床头夜话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云浮新闻网 -[收藏本文]

    抽完一根烟,段飞把烟蒂掐灭在烟灰缸里,抬起头来,有些好笑的看着缩在床尾一脚明显紧张的要命的云诗彤,调侃道:“老婆,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不会是专门来抢我毛毯不让我睡觉的吧?”

    “我……”云诗彤更加紧张,几乎是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刚准备将毛毯裹紧一点,忽然眼前黑影一晃,段飞的脸不知何时凑到了面前不足半尺,顿时吓得一哆嗦:“段飞,你,你要干什么?”

    “我要干什么?你大半夜的不在在自己屋里睡觉跑到我的床上来,却反过来问我要做什么?”段飞被云诗彤的问题给气笑了。

    “我……”云诗彤再次张口无言,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做出这么荒唐的决定,先前只是凭着一口火气和冲动,再加上酒精的作用鼓足勇气才跑到段飞的房间,并且爬上了段飞的床,可是此时两人真的坦诚相对,似真的要发生什么了,她忽然开始害怕了,也后悔了。

    “算了,女人的想法真是奇怪,搞不懂你们都在想什么。”段飞没好气的哼一声,也不管云诗彤什么反应,一头倒在床上,什么也不盖,四仰八叉的躺在那里闭上眼睛,嘴里说道:“你要是想睡觉就睡觉,不想睡觉就这么坐着,我今天累了,就不陪你了。”

    云诗彤欲言又止,愣愣的看着面前段飞几乎裸在躺在面前,不一会发出了均匀的呼吸,竟然睡着了,心中不由得松一口气。不知为何,看着段飞平静安睡的样子,云诗彤忽然放弃了回到自己卧室的念头,此时的段飞,虽然睡姿不雅,可是却十分的安详,和自己平时所见的那个流里流气吊儿郎当的家伙完不同,简直是两个极端。

    这还是云诗彤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看段飞,想起两人的关系,忽然觉得有些好笑,明明是法定意义的夫妻关系,可是却从未在一张床上睡过觉,就像是陌生人一样,现在两人终于第一次到了一张床上,自己却裹着段飞的毛毯躲在床脚,而段飞则什么都不盖的躺在身边已经睡着了。

    如果说出去一定不会有人相信。

    不过不可否认,睡着的段飞比清醒的他可爱多了,至少云诗彤是这治疗癫痫病的最好方法么认为的,清醒的段飞总是无端的调戏自己惹自己生气,而睡着的他却不会,如同个怄气的孩子,十分安静。

    云诗彤的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丝弧度,看了看身上的毛毯,又看看段飞光溜溜的身子,心中顿时有些心疼。

    她刚准备把毯子拉出一半给段飞盖上免得这个大大咧咧的家伙明天感冒,却忽然顿住,犹豫了下压低声音道:“段飞,你睡着了吗?”

    “没有。”段飞哼了一声又睁开眼睛,他倒是想睡,可关键是他睡得着吗?身边就有一个娇滴滴绝对极品的美女半裸的坐在身边,他要是能睡着就不是男人了。

    段飞的回应吓了云诗彤一跳,赶紧又缩到床脚,警惕的看着黑暗中段飞的眼睛,幸好自己警惕心足够,否则就又被这个家伙欺骗了,差点让她主动投怀送抱,这个混蛋。

    “你很怕我?”段飞眨巴着眼睛,清楚的看见了云诗彤后退的动作,心中苦涩。

    “不,不怕。”云诗彤犹豫了一下摇摇头。

    “扑哧。”段飞被云诗彤的表情给逗笑了,“要是怕你就快点回房间睡觉,你这么漂亮的大美女坐在我旁边,我可睡不着,万一我一会兽性大发真你怎么着了你后悔哭都哭不出来。”

    云诗彤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才咬着嘴唇道:“段飞,你不会对我怎么样,对吧?”声音里充满了惊疑和期盼。

    “你说呢?”段飞没好气的哼一声,再次闭上眼睛。

    云诗彤再次沉默,心中挣扎良久,忽然一咬牙躺倒了段飞身边,把裹在身上的毛毯让出一半给段飞,小声道:“你自己盖上,别感冒了。”

    “嗯。”段飞嗯一声,抓起毛毯钻了进去。

    段飞的毛毯不小,可那是相对一个人,两个盖起来虽然也足够,可是马上显得有些尺寸不足了,至少两人想要部盖住的话只能紧挨在一起。

    云诗彤身僵硬,一双小手分别紧紧的抓住了浴巾北京什么医院可以有效治疗癫痫,忽然开始后悔起来,万一身边这个家伙忽然兽性大发把自己那啥了怎么办?

    一颗芳心则更是咚咚的跳个不停,好似打鼓。

    连段飞都清楚的听见了身边云大美女的心跳,心中苦笑,真不知道云诗彤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怕的要死还钻到自己的床上,她这么为难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

    段飞想不明白,云诗彤却忽然开口了:“段飞,你知道我今天的的感觉吗?”

    “不知道。”段飞闭着眼睛,鼻子里闻着云诗彤身上那浓郁的沐浴液香味,尤其是还混合着独属于云诗彤自己的体香,心乱如麻,强烈的和自己的内心挣扎让自己冷静下来,一只藏在毛毯下的大手更是使劲的抓着双腿间的宝贝,不让它太过张扬,如果云诗彤看见这一幕一定会惊吓的尖叫着逃走。

    “很奇怪,我原本对你很生气的,尤其是在别墅你把我抗出来的时候,我气的要死,恨不得一口要死你。”云诗彤的声音很轻,就像是梦呓一样,继续说道:“可是我又知道我根本打不过你,所以我很郁闷很想喝酒。你知道吗,你是第一个为我打架的男人,对方有那么多人,而且一看就不是好人,我当时真的很害怕,怕你丢下我跑掉,你要是真跑了那我怎么办?”云诗彤的声音说到这里露出了害怕。

    “你放心,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不会丢下你。”段飞说道,伸手从下面找到了云诗彤一只小手,轻轻的攥住,心中叹息,不知为何,随着云诗彤的声音他忽然冷静了下来,心中的那丝杂念也消失不见。

    “我知道。”云诗彤轻轻道,然后沉默,小手任由段飞抓着只是挣扎了一下便放弃,似乎任命一般,过了好一会才继续说道:“你一定不知道我当时的想法,呵呵,我当时竟然在想,段飞这个混蛋原来还有一点好处,也并不是完一无是处,至少,在老婆被人占便宜的时候他敢站出来,呵呵。”

    “呵呵”段飞也陪着笑,很轻,心情在这一刻很奇怪,他忽然身子一转面对云诗彤,昏暗的房间里模糊的看见云诗彤躺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天花板,脸上带着笑,眼睛十分的明亮,如同黑夜是星辰。

    察觉到段飞转身,云诗彤的神色稍微慌乱了一下便平静下来,然后出乎段飞的意料治疗癫痫病的费用竟然也转过身来,与段飞面对面的躺在一个枕头上,两人面孔相距不足十公分,几乎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对方呼出的热气,只不过这一刻两人的心中同样平静,没有任何的其他想法。

    对着段飞微微一笑,虽然看不真切,可是段飞依旧觉得惊心动魄的漂亮,只听云诗彤继续道:“你知道如果那一刻你走了我会怎么做吗?”

    段飞摇摇头没有说话。

    “呵呵……”云诗彤再次轻轻一笑,眼神中依稀带着一抹幸福,她没有说如果段飞真的走了,她会选择自杀也不会让那些流氓碰一下自己,因为现在已经不需要,段飞的行动已经证明她的假设根本不会成为现实。

    “让我反应最剧烈的是你跳江的那一幕,那一刻我吓坏了,真的。”云诗彤眼角带着笑,继续说道:“你不知道那一刻我到底有多害怕,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如果你真的死了,我想我也会毫不犹豫的跳下去陪你。我以前曾经幻想过无数种浪漫的爱情情节,可是现在我才发现,电视上那些所谓的浪漫根本就是假的,不现实,在你跳江去给我捞鞋子的那一刻,我既害怕又感动,我哭了,我忽然觉得很幸福。而我看见你水淋淋的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很心疼,那不是幻觉,是真的心疼,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爱,但是我知道不管我以前怎么排斥,你都已经走进了我的世界,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云诗彤轻轻的说着,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段飞说,不觉得又流下了眼泪,只不过这一次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是幸福还是感动,或者还是伤心……

    段飞始终静静的听着,一句话没说,他不知道说什么。

    云诗彤的改变让他感觉到震惊,他没有想到在这短短的一天云诗彤的心境会有如此重大的变化,超出了他的想象,而这让他对身边这个倾诉心声的女人忽然充满了愧疚。

    云诗彤沉默了一会,抬起带着泪珠的眼眸,看着黑暗中邢飞模糊的脸颊,轻轻一笑:“不管是认命也好,还是心甘情愿,我现在忽然想通了,你是我的老公,无论怎么样都不能改变这一事实,你是要陪伴我一辈子的男人。我也知道自己以前在故意针对你,不过以后,我不会了。”

    段飞猛地睁大了眼昌都癫痫病治疗的费用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云诗彤的表情。

    “我知道你有外遇,也许还不止秦雪一个女人,不过这也不是你的错,也有我的错,如果我开始就接受你也许不会发生这些事情,我知道现在让你为了我放弃他们肯定办不到,我也不会勉强你,以后我时间里我会用自己的方式来对你,我会让你慢慢的收心,踏踏实实的过日子。”

    段飞看着云诗彤说话认真的表情,忽然轻轻一叹:“云诗彤,其实你没必要这么委屈自己,我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人,你心里始终瞧不起我,看不上我这类人,你并不需要委屈自己来迁就我。”

    “我没有迁就你,至于是不是委屈自己,我自己心里明白。”云诗彤看着段飞嫣然一笑,忽然说道:“知道我刚刚看见你满身的伤疤时是什么感受吗,心疼和害怕,你说的那些借口我根本不信,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不会现在就逼你告诉我这些伤疤的来历,我相信早晚有一天你会主动告诉我的。”

    段飞目瞪口呆,眼神流露出一抹深深的苦涩,这一丝隐藏极深的情感云诗彤没有看到,不过她转过身去闭上了眼睛,躺正了身子,嘴里悠悠道:“你曾对我说你在我面前很自卑,其实你根本不需要自卑,从你身上的伤疤我可以猜测你身上一定发生过很多故事,我等着你将这些故事部告诉我那一天,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是开心的还是痛苦的,我相信你一定会告诉我的。”

    “老公,晚安。”

    说完最后四个字,云诗彤转过头去,不一会就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竟然安静的睡着了。

    段飞再次呆若木鸡,看着云诗彤背对自己睡得深沉的样子哭笑不得,这个女人竟然真的躺在自己床上睡着了,竟然这么放心?

    最让他心中一动的是云诗彤的最后一句话。

    “老公,晚安。”

    多么普通的一句话,普通的夫妻之间几乎每天都会说上一句,可是当他听见云诗彤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境一下子沉重了许多……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热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