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产业 > 内容详情

历史的邂逅:刘备携芙蓉女出逃巧遇张飞搭救

时间:2019-10-09来源:云浮新闻网 -[收藏本文]

这是一间石头砌的屋子,地上铺着砖,除了粗大的圆柱和窄小的窗户外一无所有。

“喂,姓刘的,听说你想背着我逃跑啊!我看,你是官府的探子吧。肯定是的!肯定是县里官军的密探!听说今晚县军在前边十里的地方下了寨,你想溜出去给他们报信吗?!”

马元义和李朱范轮番审问刘备。

“难怪你长相奇特。不是县军的探子,就是直属洛阳的奸细。怎么说都是官家的人吧。赶快从实招来!不招,有你苦头吃的!”马、李二人猛踢刘备,骂道。

刘备什么也不说,一副决心事到如今听天由命的样子。

“不动真格的你还不开口了!”

李朱范觉得不好对付,就对马元义建议道:“反正我打算明天一大早开拔,去张角良师的总督府,献上那个茶叶罐儿,给良师请安。到时把这小子押去,交到大方军本部,送上军法会怎么样?说不定还能发笔意外之财呢。”

马元义说“可以”,同意了。

斋堂门扉紧闭。夜阑人寂,从唯一的高窗望去,今晚银河下的秋天还是那么的清澈,带着凉意。可是终究无法逃脱此地。

外面传来一阵马的嘶鸣。要是官府的县军打过来就好了。刘备抱着一线希望。但好像是两三个望风回来的贼兵走过。然后万籁寂静,大地无声。

“拼命想给母亲尽孝,却落了个大不孝。我死不足惜,可让老母悲度余生,不孝之身横尸荒野,太可悲了!”

刘备仰望星汉,嗟叹不已。他觉得后悔:就算尽孝道,想法与身份不符也是不对。

他想,与其被拉进贼窝,受尽人生耻辱,再被杀死,不如干脆在这里一咬牙死掉。

想死,可身上没剑。用头撞柱愤愤而死吧。要么咬掉舌头怒视星空诅咒而死。

刘备闷闷地举棋不定。

这时癫痫病都会有哪些后遗症,一根绳索在他的眼前放下。绳子从高高的窗口沿着石墙嗖嗖垂下,有如神遣。

“咦……”

不见人影,只有一方星空。

刘备站起身来,但马上明白过来,这样毫无用处。身子被五花大绑着,解不掉身上的绳子,就算援手伸到跟前,也脱逃无术。

“哎,是谁呢……”

刘备扑上去夺过他的长枪,大声道:“祸害百姓的害人虫!我已经忍无可忍啦!让你们看看涿县刘玄德的本事!”

说着便抵死相拼。

贼兵小方李朱范笑道:“这个乡巴佬!”

说着舞着半月枪冲过来。

刘备原来就不是习武之人。在乡下楼桑村多少练过一点武,但功夫有限。与其说习武立身,不如说编席子赡养老母才是他经常遇到的当务之急。

由于跟七个贼兵拼死搏斗,这条命一下子还丢不了。但打了一会儿,长枪被打落,一个趔趄摔倒在地,被李朱范骑在身上,摁在地上,长剑抵在胸口。

“喂——”

这时……不,刚才这个声音就大老远地传来,但剑戟铿锵,没人听见。

“喂——等等——”原野尽头传来呼喊声,由远及近。

洪亮的声音让贼兵们不由得回过头去。

一个人影边挥手边朝这里飞奔而来,简直就是飞毛腿。那速度,简直就像疾风中飞舞的一片树叶。

“哎,不是小卒张飞吗?”

“是的,就是最近入伙儿的张飞小卒。”

贼兵莫名其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议论起来。因为来人是他们自己部下里一个叫张飞的小卒。其他众多步卒跟不上马跑,纷纷中途掉队,偏偏这个小卒,慢是慢了,却只差这么一点点就赶了上来。如此脚力令贼将惊愕不已。

“这不是张飞小卒吗?”李朱范把刘济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备的身体压在膝下,右手拿长剑抵在刘备胸口上,回头道。

“小方,小方!不能杀呀!把这个人交给我吧!”

“说啥?……你这么说,有谁的命令?”

“小卒张飞的命令!”

“混蛋!张飞不就是你自己吗?一个小卒……”

话音未落,破口大骂的李朱范身子就飞到两丈多高的空中去了。

“啊呀呀,这家伙……”因为小卒张飞一把抓起李朱范扔到天上,贼兵的小方们丢下刘备,冲他就来。

“喂,张飞,你为什么要摔自己人小方李首领,跟我们捣乱?!”

“你胡闹,决饶不了你!”

“军法从事!给我拿下!”

他们一窝蜂地扑向张飞。

“哈哈哈哈……叫吧,叫吧!一群吓破胆的野狗!”张飞道。

“什么,你敢骂我们是野狗?!”

“骂了。你们就没有一个像人样儿的!”

“哼哼,一个新来的小卒……”

有人号叫着,挺着长枪扑过来。张飞用蒲扇样的大手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旋即一把拽过长枪,照着他踉踉跄跄的屁股使劲打去。

枪柄折断,挨打的贼人腰骨粉碎,“哇”的一声,栽倒在地。

冷不丁冒出个叛徒,贼人很狼狈。但是,平日里他们把张飞当成一个傻大汉,没有放在眼里,这时就是亲眼见了这般神力,也无法相信他的真正价值。

张飞挺了挺石壁一样的胸膛,道:“还上吗?白白送命不如乖乖逃回去,老老实实地报告。就说鸿家小姐和刘备交给了一个叫张飞的小卒了,这小子是县城被烧、鸿家被灭时诈降黄巾军的。”

“啊?!这么说你是鸿家旧臣咯?”

“现在知道了?我乃鸿家武士,县城南门卫少督,名叫张飞,字南宁癫痫病治疗排名好医院翼德。让人恨哪!我到外县公干不在时,黄巾贼鼠辈烧了县城,杀了主公,害苦百姓,城池一夜之间变成焦土。让人恨哪,这个仇一定要报!我伪装自己,假扮败兵,一时混入你们贼兵之中,隐藏下来。告诉大方马元义,告诉主帅凶贼张角:总有一天会让他们知道我张翼德的厉害!”

张飞声如炸雷。

张飞豹头圆眼,说完把眼一瞪,怒视贼兵。小方们吓得两腿直哆嗦,但还仗着人多,道:“这么说你是鸿家残兵了?那就更不能让你活了!”

说着,再次冲了上来。

张飞没有去拔腰里的剑,而是上来一个摔一个。被摔的个个儿脑骨迸裂,眼球飞溅,眨眼工夫,血流满地,惨不忍睹,没有一个人能再爬起来。

刘备茫然地望着张飞一举一动。正所谓燕飞龙鬓,脚下生云,呼号生风。

“好一个真豪杰!”

剩下的两三个人跳上马一溜烟逃得不见踪影。张飞大笑,并不追赶。他返回身,朝刘备大步走来,一脸若无其事的表情,招呼道:“哎呀,出门在外,难为你啦。”

然后从腰间挂着的两把剑中解下一把,又从怀里取出一个眼熟的小茶叶罐儿,递到刘备手上,道:“都是你的吧,是你被贼人抢走的剑和茶叶罐儿。快拿着。”

“对,是我的。”

刘备像得到失而复得的珠宝一样,从张飞手中接过剑和茶叶两样东西,感激再三,道:“生命不保时承蒙相救,又找回这两样重要物件,心里感觉做梦一样。刚才已经听说大人名讳,我会铭记在心,终生不忘。”

张飞摇摇头,解释道:“不不,德不孤嘛。公子救出在下旧主鸿家的小姐。在下只是以义报答了公子的这份仁义之心。巧得很,刚才听哨兵说,古塔附近有人骑着白马逃走了。就踩好点儿,趁今晚黄巾贼投宿的寺庙突然陷入混乱,在马元义和李朱范睡觉的正殿佛坛上夺回了公子的两样东西。实在是上天看陕西治疗癫痫哪家病院好到了公子的孝心,让东西自然回到公子手上的。”

张飞谈吐之中并不夸耀自己的骁勇,让刘备大为感动。他拿出两样东西中的宝剑,再次递到张飞手上,道:“大人,失敬!这是谢礼,送给你吧。茶叶,是送给家乡老母的,不能分享。但这口宝剑,只有拿在你这样侠肝义胆的豪杰手上,才是它的最好去处。”

张飞瞪圆双眼,道:“什么?你是说要把这把宝剑送给我吗?”

“是刘备的一点心意。请笑纳!”

“在下压根儿就是个武人,说实话,知道这把宝剑是口稀世名剑,很想要的。可是,听公子说了这把剑的来历,在下不能有非分之想啊。”

“不,就算是这口剑,也不足以报答恩人的救命之恩。而且,恩人既然如此了解这口宝剑的真正价值,那送给恩人就很值得,在下自己也就心满意足了。”

“是吗?既然如此,这件宝贝,我就收下了。”

张飞马上解下自己身上佩带的剑,扔在一旁,佩上渴望已久的名剑,喜形于色。

“快,贼兵一定还会返回来的。在下想拥立鸿家小姐,召集旧主残兵谋事。公子也是一刻都不要耽搁,赶快回老家去吧。”

听了张飞的话,刘备道:“噢,那就赶紧的……”

说着扶起芙蓉的身子,托付给张飞,自己捡了头贼兵丢弃的马,翻身上马。

张飞把刚才自己解下的剑挂在刘备腰上,道:“就这剑也得带上。去涿县还有好几百里地呢。”

然后,张飞自己抱起芙蓉,移身上马,依依惜别道:“后会有期,保重!”

“好,盼着再见的那一天。祝你武运齐天,重振鸿家!”

“谢了!再会!”

“再见!”

刘备骑在马上,张飞抱着芙蓉骑着白马。两人一步一回头,各奔东西。